媒体评论

层层报“减负清单”,这个笑话不好笑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3 12:02
内容摘要:   为什么新加坡可以是全国都是自由经济贸易区?台湾只有高雄、台中或其他都市区是自贸区,却不可以?正当中美贸易战可能常态化之际,自贸区是台湾减缓国际和区域贸易冲突的有利筹码,蔡当局却视之如敝屣。

    为什么新加坡可以是全国都是自由经济贸易区?台湾只有高雄、台中或其他都市区是自贸区,却不可以?正当中美贸易战可能常态化之际,自贸区是台湾减缓国际和区域贸易冲突的有利筹码,蔡当局却视之如敝屣。

  三是统一监管,强化统筹。改建租赁住房的运营、管理应遵照我市对新增租赁住房有关管理工作的规定。市住建部门依托平台建立项目库统一监管。

  道德意志的形成还依赖一定的心理机制,以一定的道德认知为前提,为一定的道德情感所驱动,以一定的道德行为实现为依归。道德意志一旦形成,就会表现出自觉性、选择性、逻辑性特点,展现出自主、自决、自控、自制的品质。道德意志的能动性本质作为人的主体意识能力的体现,道德意志对人的道德行为和社会实践生活具有重要作用,认识不到这种主观能动作用,就会陷入意志论中宿命论、命定论、反意志论、非道德主义的窠臼;如果夸大这种能动性,则有可能滑向唯意志论、意志决定论、意志万能论。道德意志的能动性表现在于强烈的目的性。

    就拿“假新闻”来说吧。因为在去年底的那场台湾地方选举中,民进党一直喊打喊杀要“打假新闻”,从而让“假新闻”这个名词变得非常有名。但岛内民众绝对不会忘记,台湾“假新闻”的始祖,不就是早期选举时的“非常光盘”和“走路工”事件吗?这些不都是民进党一手炮制并大力支持的、如假包换的“假新闻”吗?所以有岛内媒体直言:蔡英文当局可以说是最没有资格呛别人的,更没资格夸夸其谈自由和民主的!  通过最近几年的观察,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只要是影响到了民进党骗选票的信息,那就是“假新闻”。毕竟,民进党长期以来最擅长的政治操作手法就是“贼喊捉贼”,以欺骗手段对选民进行恐吓和洗脑,确实曾经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政治利益,所以有什么理由不继续乐此不疲下去呢?   难怪岛内舆论会这样说:在今天的台湾,主张“台独”的有言论自由,主张统一的没有言论自由。

    调研要“四有”:要有调研课题:市司法局制定了六大方面36个具体的调研问题参考指引,每名局领导都有选题,确保了主题教育调研的针对性。调研要确定具体调研点或联系点;开展调研要明确具体的时限和时长;调查研究要切实解决实际问题,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

层层报“减负清单”,这个笑话不好笑

  层层报“减负清单”,这个笑话不好笑  为基层减负,简单说就是减掉无谓的事务,拧掉虚的水分和渣滓,让基层干部把大好的时光、十足的精力,用到为老百姓解决问题、办理实事中去。

所以有人提出“减负不减责、减负能增效”等观点,阐明的正是减负的本质意义和真实作用。 搞清楚了减负“为什么”,减负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至少不会脱靶、脱离方向。   那怎么证明减负减到位了,也十分简单。

用句老话说,“谁得好处谁知道”。

既然是为基层减负,那么基层肯定对减负成效如何心知肚明。 按理,随便下来问一问、听一听、看一看,陪着基层干部聊会、坐会,跟着基层干部跑跑、走走。

基层干部到底在干实事、还是在忙于“虚无”,基层干部到底对减负满意、还是对减负“如鲠在喉”,自然“小葱拌豆腐”清清楚楚。   可以说,了解为基层减负,上级心理也有数,因为基层除了应对自身职责所在、群众所盼的工作,还有“上面千根线”全部都是上级延伸下来的。 很大程度上来说,基层自身需要承担的群众问题、日常工作,都是干货硬货、不能少得“一日三餐”;恰恰相反,不少上级传导和部署一些工作反而是值得商榷的减负“对象”。

所以,上级如果对减负成效一点底都没有,也说不过去。

  搞懂了“为什么”减负、减负成效“怎么看”,那么实施减负就不应该很麻烦,首先“自上而下”的为基层解压是关键,其次“自下而上”的汲取建议也是重点。 然最近,听到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减负故事”。 某地竟然为了检验减负成效,要求地方层层填报“减负清单”。 如此“黑色幽默”的笑话,真的是一点也不好笑。

以“基层报减负清单落实为基层减负”,  本质上还是“以形式主义落实形式主义”,只会令基层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令基层干部伤心、痛心。

  话说古时候,有一名官员听闻某地受灾,老百姓吃不到饭,竟然拍案发怒“吃不到饭,为何不吃肉”。 这个故事意在贬谪官员不懂民情、不察民苦,只会拍脑袋想问题,站在个人角度说话,半点为民之心也没有。

同理,检验基层减负到不到位,只要去基层看看就知道了,偏偏来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麻烦基层,试问到底是想减负、还是想增负?到底有没有认真想过减负的问题?到底有没有真心替基层着想的理念?  说来说去,恐怕还是少数上级官僚主义习性根深蒂固,抓工作只会坐在空调房、躺在办公室沙发上,随口一来就是开会发文、收集材料、写好总结、交差了事,通过基层报报表、本级随便汇汇总,再往上上级汇报“减负成效多么好”,如此减负工作就顺利成章“成效显著”。 换而言之,少些可有可无的“减负清单”本身就是减负范围。

拿“减负清单”来减负,本末倒置、南辕北辙,看起来滑稽、可笑,实则暴露出个别官员作风病和思想病。   作者:段官敬编辑:。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