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

人文社“库切文集”首部作品《此时此地》在京首发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6-25 12:02
内容摘要:   IT资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实践表明,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更是显示出巨大威力,针对现实问题,坚持拿起革命的武器、举起手术的刀刃对准自己,进行切实的毒瘤割除、病变治疗和自我修复。

IT资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实践表明,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更是显示出巨大威力,针对现实问题,坚持拿起革命的武器、举起手术的刀刃对准自己,进行切实的毒瘤割除、病变治疗和自我修复。这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现实意义、具体要求、根本任务等多个方面都具有深度的内容相通性、价值一致性和目标耦合性。  把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要求是坚持自我革命精神的具体彰显。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永远在路上,就是强调要永远牢记自己的起点、看清自己的方向,以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底气,坚守大公无私的精神气质,提高为民服务的执政本领。而这里强调的“起点”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方向”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使命”。

人文社“库切文集”首部作品《此时此地》在京首发

  青年要把握历史和时代的发展方向,树立与时代主题同心同向的理想信念,勇于担当这个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胸怀理想、志存高远,把自己这个“小我”融入民族国家这个“大我”之中,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伟大历史进程中激扬青春梦想,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征程中挥洒青春汗水。  争做新青年,要持之以恒练就一身过硬的本领。一大批青年知识分子走在五四运动前面、起着先锋带头作用,五四时期具有影响力的思想启蒙家几乎都是青年人,正是他们有着过硬的本领才促进了自身的觉醒、带动了他人的觉醒。当前,我们处在一个全新的变革时代,知识创新日新月异,科技发展一日千里,社会处处充满机遇与挑战。广大青年要倍加珍惜大好光阴,不断掌握新知识、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增强为祖国和人民服务的本领。

  中华文学基金会还不定期举办文学作品研讨会丶文学专题座谈会丶文学作品出版首发式等一系列文学活动。同时,根据自身条件和优势,积极发展文化产业。

IT资讯

  童道驰表示,三亚是人杰地灵的历史之城、环境优美的生态示范之城、产业多元发展的国际之城,欢迎澳门考察团走进三亚。澳门和三亚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知名旅游城市,也都处于经济发展的转型期,双方在旅游、会展业方面有着很大的合作潜力,希望两地旅游及会展业界加强交流,提升产业合作的层级和规模。姚坚副主任表示,本次考察重点聚焦海南发展旅游会展业、建设国际旅游岛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密切琼澳两地旅游会展方面合作。三亚旅游业在产品开发、市场推广、形象宣传、监督管理等方面及产业多元发展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借鉴学习三亚的经验成果,有助于推动澳门加快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

  李振立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如今城市道路快速发展,高速公路开通后,两个小时就能到济南,可以说省时又省力,这也是促成驾驶员安全行车的一个基本条件。

IT资讯

《此时此地》库切、保罗·奥斯特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6月8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库切文集”首部作品《此时此地》在北京首发,本书是两位世界级作家库切和保罗·奥斯特三年间的通信集,这是在国内首次正式授权出版。   库切是来自南非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耻》《等待野蛮人》等。 保罗·奥斯特是来自美国的著名小说家,他是村上春树的偶像,代表作有《纽约三部曲》《幻影书》等。 这两位作家的作品风格颇为不同,库切的作品往往聚焦于南非社会,对社会现实有比较强的指涉性;而奥斯特作品多写纽约,描述的是都市人的生活状态。

  这两位作家的交集,似乎颇让人意外。 书中记述到,两位作家的交往始于2005年,当时奥斯特请库切为自己编纂的贝克特文集撰写序言。 到了2008年,奥斯特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文学节上和定居那里的库切见了面,真正成为了朋友。 之后,库切向奥斯特发出邀请,约定两人通信三年,话题不限,最终集结成《此时此地》。

本书包含了两位作家对友情、人生、文学、艺术、生活、经济危机、战争、体育等话题的探讨,两人的交流绝没有客套,意见不同时两位作家都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发布活动上,外国文学专家陆建德和青年作家蒋方舟,与读者分享了书中的精彩片段和关于文学的见解。 蒋方舟表示,自己是库切的忠实读者,她曾向很多年轻人推荐库切的代表作《耻》。

而陆建德不仅为库切多部书撰写过序言或评论,更亲自到库切家中做过客。   在陆建德看来,两位作家选择写信或者是传真交流,虽然时间速度慢一些,交流之间有延宕,但其中有一种特别的亲密感。 蒋方舟也认为,即时通信让人有很多退避的方式,但书信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太能够逃避的表达方式,对方诚恳的、洋洋洒洒的叙事会要求我们认真回答,如书中库切提出一个问题后,保罗·奥斯特回答说这个问题自己没有想清楚,对不起只能在思考当中临阵脱逃,下一次会想的得好来回应库切的问题。   据悉,近两年,人文社签下了库切的全部重要作品,包括通信集《此时此地》、三部文学评论,及十四部小说作品,这些书将在“库切文集”丛书中陆续出版。

据编辑透露,文集中的小说将包含“自传三部曲”、1999年获得布克奖的代表作《耻》,以及最新小说《耶稣的学生时代》等。   尤其是即将出版的《耶稣的学生时代》是库切上部小说《耶稣的童年》的续篇,继续讲述一名叫作大卫的神奇少年的故事,这是一部极富哲思又在情节上颇具张力的小说,小说由知名译者杨向荣翻译,将于近日出版。   蒋方舟评价说,《耶稣的童年》像是库切沉入思考的水底后,呈现出的水面的涟漪,书中没有一般常见的没有情节和故事,人物之间更多是争执和探讨,而这些探讨指向什么则耐人寻味。

陆建德则认为,书名暗示了库切和西方整个大传统的对话,而故事的内容则或许是库切对一种既定的文化和共识发出的挑战。 +1。

  来源:IT资讯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